在医院陪床遇到的哪些奇葩人和事?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鲁晓倩
字体:

在医院陪床遇到的哪些奇葩人和事?现在马上凌晨了,我现在就在医院走廊陪床,一位陪床的大哥正在吃东西,发出很大啪叽嘴的声音。大哥,这是医院好不好啊,本来有呼噜声就够烦心的了,你要睡不着别发出声音啊!


由用户大花猫71373869提供的知识:

在医院陪床遇到那些奇葩的人和事?

2010年夏天,和老婆因为一些家庭琐事闹别扭,赌气一两个月也不说话。

一天上午,老婆破天荒地打来电话。我二话不说,直接挂掉了。不过刚把手机装入口袋,就又拿岀来了——电话又来了,可能是急事。果然老婆说她父亲不见了!我忙问是和谁吵架了,还是怎么了?结果是两个小舅子领着岳父去了省城看病。次日早上起来,人就不见了。不一会儿又来了电话,说是在省城火车站找到了。不肯看病了,一定要回家。己经坐上火车了。于是我和老婆冰释前嫌,赶快开车到岳父家,看看究竟是怎么了?

老岳父长吁短叹,眼中含泪。经我一番劝导,终于说他怀疑自己得了绝症,两个儿子又哼哼唧唧地,因此他不想看病了。

我说这可不行:一来不去医院诊断,怎么能得知是不是癌症?就算是,也有个早期和晚期之分。早期的割了就好了嘛!即使是晚期的,咱也可以通过积极治疗,减轻痛苦,延长寿命。您要不去看病,咋能知道是不是那种病?与其在家里自己生闷气、乱猜测,还不如到医院里闹个明白。身体有病不怕,思想有病才可怕呢!您说是不是?

经我一番劝说、开导,岳父同意到省城去看病了。不过他提到看病就得花钱,估计钱不够。怎么办?我说这事儿好办:您自己从现有的钱中拿一部分,顶多一半,不能太多了(看病回来了,老俩口不能因为吃袋盐也问儿女们开口吧?);两个儿子让他们自觉分担一些(父亲病了,你们不能不管吧?);剩下的我负责。至于大女儿和小女儿家,您不必开口。让她们随心就行了。

岳父认为可行。于是择定日期,到省城医院就诊。结果不容乐观:是结肠腺癌和粘液腺癌,淋巴结未见明显转移现象。经与肛肠科主仼交换意见,决定手术治疗。

上午十时许进手术室后,主刀大夫说手术预计得五个小时。看着午饭时间到了,小连襟说他要尽地主之谊(当时他们夫妻俩在省城打工),在医院外一个饭店订了两桌饭,招待大家。

在等待上菜的时候,二小舅子发话了:这次看病,就算一分钱不花治好了,心里也不痛快!想用李志民做手术,结果是詹建明做的!大连襟、小姨子也表态支持,都认为气不顺,花了冤枉钱。

我问他你认识李志民院长吗?你能请得动他来做手术吗?就算肛肠科主仼詹建明,也是人托人才找到的关糸。不然的话连院也住不了!是,当时你提出要用李志民做手术,我们也同意。但是没关糸,请不到他,也办不了住院手续。让你找李志民,你说不认识,也找不下关糸。你也同意由詹建明主任收治。现在人进了手术室了,又提这个话题,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大连襟说话了:詹建明态度不好,爱训人。受不了他的气。来医院是花钱来了,花上钱还得挨训,还不如村里的医生客气呢!

我问他,詹主仼为什么训你?手术前一天为病人输液,让你陪床。液体输的没有了,你问护士为啥液体不滴了?恰逢詹主仼查房,说你陪床不负责仼。冤枉你了?到医院花钱是因为要治病,不是医院求你花钱,而是你求医院救命来了。是花钱买命来了。嫌态度不好?批评你是够客气的了。起码没有骂你。训你是对病人负责,是医生责仼心的体现!来医院看病,还得医生哄着你?医院不是买票看相声的地方,到这儿找乐子来了?让詹主仼像你妈一样哄着你?

下午六点多,岳父从重症监护室送回病房了。我说不用这么多人围着,咱们轮流值守。重点观察血氧饱和度、心率、血压以及各引流、输液管是否正常,记录每小时排尿量及负压吸引情况。我先值六个小时,其他人抓紧睡觉,凌晨一点交接后,每班两个小时。

凌晨三点多,我被手机闹铃惊醒。晚上电梯停止运行了。我爬了八、九层楼,到病房一看,液体快没有了,尿袋也满了。两个值班的一个在楼道里鼾声震天,一个在病床上歪头酣睡:口水把床单都洇湿了——是梦见中午的炒肥肠了吧?一盘炒肥肠基本上是他承包了。

把尿袋里的尿存入矿泉水瓶子,到护士站找值班护士换了液体。叫醒床边的这位大连襟,让他守着。我下楼到汽车里睡会儿去。

后来岳父住院恢复期间,床边睡觉的这位非常尽职尽责:一到打饭时间,主动要求留下来陪床。劝他去吃饭,他说不用:你们给我捎回点儿来就行啦。


由用户ycy杨春勇提供的知识:

我一个有两个陪床故事,一老婆要生小孩了,因为远嫁所以家人没办法陪她,我家又没有其他人过来陪同,快生的那天晚上,我陪着她进预产室,本来是要女性才能进去的,我一个男的进去多尴尬,旁边都是快要生产的孕妇,宽衣解带的,她们估计各种疼痛,压根就不在乎我的存在,看到一孕妇进来,说护士我可能快生了,护士坚持一下,说就去吧!不一会她就生了,估计比别人上厕所还快,哪晚不知道给护士赶出去多少次,可老婆又很频繁的要上厕所,我又不得不进去,就这样给赶出来又进去,一直僵持到早上才生,二,是我妈住院做了个手术,手术出来麻醉没散,出一身汗,护士小姐叫我拿热毛巾给我妈擦掉汉,虽然是我母亲,但平生第一次觉得还是有点尴尬,后面调养了几天,可以下床了,我又帮她洗头,擦身子,反正我是她儿子,护士问我几次说你家没有女家属吗?当时确实女家属没在,同一病房的都说我孝顺,我心想这和孝顺没关系,因为我是她儿子。


由用户陈广谱提供的知识:

有个男病号是煤矿塌方砸伤了脊椎骨,做了手术用钢板固定了。医生知道他是他媳妇陪护后就和他说,你是脊椎骨折了不能过夫妻生活。一定要注意了。谁知道他刚过了一个月就忍不住了,晚上让他媳妇给他压痛了,叫医生看看脊椎痛。半夜三更的值班医生一看就说是不是你们过夫妻生活了。他媳妇说是,医生说你是脊椎骨折了没有伤到神经就万幸了,你不听话图一时痛快,万一伤到神经了你就成了植物人了。

半年后这个病人去医院看看恢复正常了没。能不能把钢板取出来。医生给看看说恢复的差不多了,可以取钢板了。这货弱弱问一句我能哪啥不能。医生说你要抓紧时间了,这两天就给你安排手术了。这货高兴坏了。


由用户暮雨垂柳提供的知识:

我媳妇快生了.我送她去医院.已经守了很长时间.在等待中我躺在另一张空床上休息.因为是冬天必须盖好被子.蒙头睡.这时候来了一个孕妇.就送在隔壁床.孕妇生娃肯定是非常痛.我媳妇快生时.把我手都掐烂了.她自己满头大汗.就是一声不响。可这女的她那种叫法.简直可以说是惊天动地.我悄悄抬头一看.又是单位同事.我怕她下不了台.2小时就一直蒙头听她高声呼喊.直到护士把她送进产房…


由用户李阿冰提供的知识:

说说我在医院遇到的一个奇葩人和事。

那年我发小母亲生病住在我们县医院,我刚好那几天回家办事,路过县医院去看望一下老人家,在知道发小还没吃饭的时候,我接替他陪床一会,让他下去吃饭。

发小走了没多久,隔壁床就有个老大爷斜躺在床上一言不发,床边上站着2个儿子一个女儿在争论医药费的事儿,两个儿子说爸爸这病住院花销太大了,还不一定能治好,女儿反驳不住院怎么看好病,医生都说了要爸爸住院观察,才能对症下药慢慢康复。

此时一直不说话的小儿子发言了,他说父亲住院好几天了一直没见病好,还说他认识一个人,不如让他帮忙看一下,兴许有用,其他两个人一听愣住了,不知道小弟请的什么人。然后小儿子语重心长的说,“你们相信我不?相信我就不要阻止。”然后小儿子打了通电话,不一会从楼下上来一个穿长袍的道士,说是小儿子请的法师,钱已经付过了,要做法驱魔。

当时我们那个病房里有4个人,都惊呆了,心想什么时代了,怎么还有人信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不过我们更好奇的是,小儿子请法师花了多少钱。果然不一会老大爷的三个孩子就谈到了请法师花了多少钱上,等小儿子说出钱数,老大爷第一个从床上惊了起来。

原来按照医生的预估,他们住院看病的花销最后还可以申请新农合报销大部分,最终也花不了太多钱,而小儿子请的法师花的钱比整个住院看病花销还大。这个时候其他两个孩子问这个法师哪里来的,师承何门等等,以及他们父亲得的什么病,你打算怎么治等等问题,问的“法师”答非所问,不一会进来个医生,“法师”便拉着老大爷的小儿子走出门外。

我很少陪护,这是我见过最奇葩的一件事,真的不敢相信,现代医疗已经如此发达,竟然还有人相信这些东西,直到现在我都对这件事记忆尤新。

(文/阿冰)


由用户干造价的提供的知识:

我要说的,并不是我陪床遇到的。而是我住院的时候,病房里另一个病友陪床家属的奇葩事,挺搞笑的,分享给大家听一下。

2009年冬天,我在县城医院做鼻炎手术,邻床是一个七八岁的小朋友,住院的时候一家四口都在,都是农村人正值腊月家里也都没啥活干,又怕小孩不好看,所以爸爸妈妈奶奶都在,因为耳鼻喉科不算啥大病,所以病房里都挺活泼。这家子每天最大的事就是中午饭了,因为算着孩子四个人在,所以中午饭从来没马虎过,最低三个菜起步,会弄一些凉拌菜,熟食,热炒。有时候四五点钟从医院出去,到早市上去买新出锅的熟食。有一天孩子奶奶早早起来,摸黑去了早市,带了一只童子鸡回来了,回来各种夸赞,说原来吃过,怎么怎么烂糊,怎么怎么入味,中午开饭的时候,绝对少不了童子鸡的登场,一家人围在病床上大块朵颐后,一个个水足饭饱。最后剩了一个鸡脖子,老太太会过日子,发扬“宁可撑死人不可占着盆”得崇高理想,决定灭掉这根脖子,老太太啃着啃着突然停下了,扭过脸去问他儿子,你说这鸡脖子里会不会有鸡屎?面对老太太的一脸疑惑,病房里的人都忍不住了。哈哈大笑,他儿子也是哭笑不得,无语的反问道,鸡拉屎会经过脖子?哎!笑的我伤口疼。

孩子的妈妈个头不高,胖胖的,有一次病房电梯被占用,他妈妈从一楼爬到了七楼,走到病房后人很疲惫,气喘吁吁的说,唉呀妈呀,累死我了,渴死我了,说话拿起了柜子上的矿泉水瓶,仰起脖子咕嘟咕嘟喝了大半瓶,噗的一声全喷在了地上,大喊,卧槽怎么是酒啊,老太太急忙抢过来,解释到:这几天犯痔疮了,昨天买了袋散白洗屁股用的,我怕洒了就装瓶子里了。没想到被儿媳妇痛饮了大半瓶。


由用户sirius111提供的知识:

前几年姥爷出车祸腰椎骨折了,我和我妈去陪床。姥爷是退休干部,住的是两人病房,隔壁床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子,但是已经瘦得不成人形了,而且经常发出微弱的呻唤的声音,听的人非常难受。后来我才听别人说,这小伙子本来是出车祸了,但伤不太严重,但是后来拉他的救护车又出了一次车祸,车里的仪器呀什么的全都砸到他身上了,差点就要了他的命,所以在医院特殊照顾了一下。

还有一件更奇葩的事。前几年亲戚生孩子去医院探望,同病房一个有一个和我亲戚年龄相仿的产妇,她的母亲领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你以为是她的一胎?错了,那是她妹妹,这还不是高能,高能的是,小女孩在病房里吵着要吃奶,那位大妈居然当着一病房人(这里面还有她女婿)的面,掀起衣服就开始喂奶。。。,导致我当年还没成型的三观立刻被震岁了


由用户不想记起就忘记提供的知识:

医院里遇到的奇葩事,我来说一说。

2009年妈妈吞咽感觉喉咙有异物,夜里睡觉有窒息感。去医院检查确定为甲状腺肿瘤,初步判断为恶性。当时老妈不知道只有老爸知道,没敢跟我说后来一个单位的同事都说她,要手术不告诉儿子等你做手术的时候就会想儿子想的不行。老妈怕让我担心,后来拗不过大家就告诉我。

当时在xx肿瘤医院,我去了医院的时候离手术只有一天。房间一共六张床不算环境还算干净老妈情绪还挺好聊了半宿。第二天手术后不能再病房睡必须在icu观察一宿,看着老妈全麻脖子还压个盐袋,这心里真不好受,一宿没睡也睡不着。第二天早上回病房的时候发现病房里多了一个人在睡觉,当时也没在意以为是陪护的人。

第三天手术病理结果出来了,好消息是良性的甲状腺结节。总算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开始心情好转,不在紧绷着神经,开始观察周围的事。昨晚睡觉的人,和谁都不说话看起来也不是陪护的人,医院里早就听说有夜里偷东西的人,我开始警觉起来。我问他你是陪护的,他说是隔壁屋陪护的,他指指隔壁房间。我说那你怎么不去隔壁睡,他说隔壁没地方了,没地方我们这边也没地方啊,他没说话。我去隔壁问隔壁也说这个人谁都不认识,就是个蹭睡的。我的天这样的也有,医院里没事谁都不愿意去,居然还有天天晚上来这蹭床的。后来据周围的了解,不光着一个人还有好多人在医院里蹭床。白天去工作晚上来医院免费取暖,免费换床单。

你们说,不要说免费,给你钱你会不会去住。



由用户逢春破茧提供的知识:

那是几年前的一次陪床经历。

大伯家哥哥因为脑出血住院,因为当时情况有点严重,需要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人陪护。当时我也在家就跟着过去了。

医生叮嘱说四天之内头部不可以动弹,怕内部伤口扩大,不能给吃任何东西,可以打点滴输营养。也绝对不可以给喝水,甚至是一小口都不可以。因为身体缺水,哥哥的嘴唇都干裂了,我们就找来棉签蘸水擦一下,也就这样了。

就这样我们整日整夜轮流陪护。

第四天的那个深夜,哥哥终于渴得受不了了,央求大家说给他口水喝,哪怕只是一小口也可以。大家就劝说再忍几个小时就可以手术,坚持一下,听从医嘱。哥哥的反应就越来越强烈了,甚至要自己起来拿水喝,这可吓坏我们了,亲人们有的摁着哥哥肩膀,有的扶着他的头,因为头是不可以动弹的,生怕因此病情恶化。还有的摁着手。就这样哥哥没办法,但还是要水喝,大家看着心里也难受,想给一小口也应该没什么的,毕竟这都已经第四天了,可那时候我依旧坚持医生的叮嘱而不同意。

这时候哥哥就转而央求我,但最终我还是没有松口,后来哥哥气急了,甚至是怒吼着对我说:你记着,等我好了第一个把你绑床上,让你几天不喝水试试,我也拿着小棉签给你蘸……

好歹算是暂时安抚住了,但让我们想象不到的事情随后就发生了。马上亮天的时候,哥哥趁我们不注意,摸到了床头一瓶眼药水,拧开盖子,刚要往嘴里倒的时候被我发现。

当时哥哥的表情要多搞笑有多搞笑,只见他两只手捧着眼药水,嘴巴长得老大,而眼睛斜着瞄向我们……


由用户木易啾啾啾提供的知识:

我上大二那年,爷爷生病要做个小手术,我便在镇上的医院陪床。病房里还有一病友,那个村的记不得了,但至今还记得这个人。这哥们儿那时该是二十四五的年纪,普通身高,皮肤黝黑,顶着个怀胎八月般的肚子,相貌不敢恭维。性格外向,极擅交谈,住院那几天向我说了许多他自己的生活经历。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在北京医院的风流韵事。

这哥们某年在工地干活,不小心从高处坠落,被下面混凝土筑起来的钢筋穿透了大腿,被急送北京医院。这哥们儿运气还行,没留下啥伤残。因为受伤的部位比较靠近大腿根,小护士换药的时候难免会看到某个“丑陋的东西”,当然这对医护人员来说,只是工作。但在他住院期间,有个经常给他换药的小护士总是对他眉来眼去,给他换药时总是情意绵绵。后来他出院后两个人还约了次会,共度了一波良宵。那时的我听完还很感慨,对这两人颇为不屑,后来见闻增长,才发现这种事已经是社会普遍现象,再听闻类似事件,内心已无甚波澜,只希望社会风气会慢慢变好吧。


由用户百年古茶树提供的知识:

既然邀约了我也说一下吧。很遗憾我在医院很少看见奇葩的事迹,我感觉所以人都很沉重,有次带邻居一对夫妻去医院,在我眼里他们是那么多吵闹,那么不合。在他老婆进到手术室的时候,我看着一个会大吼大叫的男人手不停的在抖,上下不安。听到医生说没事的时候,我看着一个坚强的男人眼角的泪花。也许他们的爱情已经是亲情了,所有的感情都已经在长期相处的日月里藏进心窝低。感触真的很大人生苦短,两个人在一起一辈子也许时间长了会觉得烦。但是对方真的消失了,你怕嘛,我超级害怕。那时候起,我天天抱着老婆睡觉,一点都不觉得累。

请注意: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悟空问答所有,本网旨在传播知识,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根据您访问的内容,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希望对您有帮助:

晚上有在医院陪床的人吗?

答:有护工。看医院规定。有的医院可以晚上家属留一人陪护

医院陪床的尴尬问题

答:确实不方便

医院患者家属,陪床不可以睡,病人床吗

答:一般是不可以的,但是假设病房内那张床是没人用的,然后护士也不是很严格的话,可以借住,但是来了病人你就没得睡了,而且病房内的床也需要收拾,建议是自己买个折叠床

女朋友在医院陪床,咋安慰

答:让她回家睡觉休息,她在医院陪床很辛苦,说些自己能够坚强的,会恢复很快的,让她放心之内的话,你说些心疼她的话就好

北京301医院不允许陪床,但是病人吃饭怎么解决?

答:医院有专门时间让家属来探视。医院有专门的营养餐提供给病人,每天会有专门人员到各病房登记第二天病人要定的一日三餐,想吃什么病人可以自己选,自己不能动的病人一般会有分饭人员把饭端到桌前,这样的病人应该给找一个护工时刻守在眼前。

在医院陪床几天,今天回家突然发现臀部有这样一条...

答:伤口化脓了,去医院处理一下!

一非常要好的朋友的老公来北京治病手术,手术后她...

答:自己去开吧,既然很要好,这点事情就不要让她操心了,她老公住院,她肯定很焦急很难受,还要花很多钱。这个时候,你的付出和理解体谅,才是最好的。

单位安排我在医院陪床需要二十四小时陪护应该怎么...

答:这个看你自己怎么谈

医院陪护夜里禁忌

答:也没有什么 做到自己的职责就好了不 不要刻意什么

单位安排我在医院陪床需要二十四小时陪护我在医院...

答:按加班算,一天包括本班算三天

声明:以上内容由用户提供,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不妥,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标签 :今日份沙雕  

www.book1234.com true http://www.book1234.com/w/ttyfyt/yyytswwxjzjwtjrzyjw.html report 37589
娱乐时尚
科技资讯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book123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布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
12345678910 热门社会娱乐体育军事汽车财经科技育儿历史美食数码心理时尚宠物收藏家居文化三农健康科学游戏动漫教育职场旅游电影教育考试: 学历财经建筑 医药公考资格外语电脑作文招聘中小学留学 文档 移民 文库专栏23问答中心z资讯z资讯1资讯涨资讯涨资讯1资讯问答图书馆知识IT编程数码信息解决方案信息中心IT科技问答新闻中心软件教室设计大全网络相关英语学习开发编程考试中心参考范文管理文库营销中心站长之家IT信息中心商学院数码大全硬件DIY企业服务网吧在线百科硬件知识手机平板汽车游戏家电精彩摄影现代家居IT女人经验健康养生猎奇创业攻略教育学习历史时尚潮流最近更新涨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