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指使孙立射死晁盖,却为何嫁祸史文恭?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李志喜
字体:

宋江指使孙立射死晁盖,却为何嫁祸史文恭?


由用户绿野萍踪01提供的知识:

晁盖不是孙立射死的,更不是史文恭射死的。乱军中的那一箭,是花荣所射。但这一箭射得不深,也没有毒,要不了命。晁盖最终死于毒药,是林冲做了手脚,下毒谋杀了晁天王。整个事件,宋江、吴用是主谋,戴宗、花荣、林冲是执行者。

晁盖是第三任寨主

绝大多数读者大概都认为,晁盖是梁山第二任寨主,在他之前就只有一位寨主白衣秀士王伦。实际上,施耐庵在书中隐写了一位寨主,这人便是摸着天杜迁。

在“朱贵水亭施号箭,林冲雪夜上梁山”这回书中,有一个小细节,说的是林冲被朱贵带到聚义厅,拜见了王伦。因为有柴进的举荐信,王伦开始显得很客气,准备接纳林冲入伙。但是,王伦听了林冲的情况后,蓦然产生了拒绝林冲加盟的念头。当时,王伦有这样一番心里活动:

“我却是个不及第的秀才。因鸟气,合着杜迁来这里落草”

王伦这句心里话,有一个关键词“合着”,他是“合着”杜迁才上的梁山。所谓“合着”,就是跟着,比如“合于桑林之舞”、“合着时代的节拍”等等,都是这样的用法。

林冲见到王伦之前,先到朱贵的酒店里喝酒,朱贵给林冲介绍,王伦、杜迁曾经一起到柴进庄上,得到过柴大官人的资助。大概这两人分开后,杜迁便直接上了梁山,王伦则有可能去了别的地方,然后,“受了鸟气”便投奔了杜迁。王伦毕竟有点文化,杜迁自感不如他,便让了位。

施耐庵之所以如此晦涩的写杜迁是第一任寨主,是因为要为后来的故事伏线,这个伏线就是晁盖曾头市中箭。

花荣梁山射雁恰是第三只雁的头部

小李广花荣带着宋江的介绍信,与秦明、燕顺等人一同上了梁山,晁盖很高兴,大排筵席款待这群好汉。席间,讲起花荣在对影山一箭射断吕方、郭盛戟上的戎绦时,晁盖不相信。于是,便引出了小李广梁山射雁的故事。

当时,晁盖一行因吃得太多,便到山前闲玩。恰巧,天空中飞来一行大雁。花荣见状,想在梁山老兄弟面前显一显身手,别让他们看低了自己,也想让晁盖信服自己的箭法。花荣讨过一张泥金鹊画细弓,对大伙说:

“恰才兄长见说花荣射断绒绦,众头领似有不信之意,远远的有一行雁来,花荣未敢夸口,这枝箭要射雁行内第三只雁的头上。”

说罢,便张弓搭箭,射落了雁阵中第三只大雁。众人拾起大雁一看,果然是射中了头部。晁盖是第三任头领,曾头市中箭时,恰恰就是头部。这就是草蛇灰线,伏延千里。

花荣最善晚间射箭

花荣出场时,有一首定场诗,是这样写的:

齿白唇红双眼俊,两眉入鬓常清,细腰宽膀似猿形。能骑乖劣马,爱放海东青。百步穿杨神臂健,弓开秋月分明,雕翎箭发迸寒星。人称小李广,将种是花荣。

注意其中两句“弓开秋月分明,雕翎箭发迸寒星”,形容花荣箭术高超,这是一点都没有问题的。但是,施耐庵偏偏要用明月、寒星来形容,这就说明花荣最擅长夜间射箭。如果仅是偶然一写,可能还不足以说明问题。那么,梁山射雁时,施耐庵还有一首赞诗:

鹊画弓弯满月,雕翎箭迸飞星。挽手既强,离弦甚疾。雁排空如张皮鹄,人发矢似展胶竿。影落云中,声在草内。天汉雁行惊折断,英雄雁序喜相联。

开头两句依然是以月亮和星星来夸赞花荣的箭法,梁山射雁的时间大致是上午九、十点钟左右,最迟不会超过中午。因为这天辰牌,也就是上午七点至九点这个时间段,花荣一行到达梁山,晁盖便立即请他们入席,接着,就发生了射雁的事情。

花荣梁山射雁明明是在大白天,施耐庵却依然要以夜晚的景象来形容,这难道不是在为后面的故事伏线吗?

而且,施耐庵还在梁山射雁的赞诗中,讲明了晁盖之死对于梁山的意义:天汉雁行惊折断,英雄雁序喜相连。大概意思就是,因为花荣射落了第三只大雁,雁行就被打断了,但令人欣喜的是,雁序重新排列,就像梁山的英雄那样重新组合,紧密相联了。这就是晁盖亡故之后,宋江当寨主,梁山上晁宋两派势力终于合为一股,迅速发展壮大了。

花荣能够混进伏军中射箭吗?

太容易了。宋江夜打曾头市的时候,几次派戴宗、时迁前往侦察,这二人往来曾头市简直像入菜园门那样方便。因为,曾头市采取的是龟缩防守战术,在庄子的外围挖了很多陷坑,故意不设一兵一卒,以引诱梁山人马上钩。所以,晁盖打曾头市的时候,走了很长一段路都没有遇见曾头市的人马。

戴宗、时迁不仅暗地里侦察,时迁还能扮做曾头市的伏路小军,深入到曾头市的重点防区,标记所有的陷坑。曾头市防守如此空虚,花荣在暗夜里扮做弓箭手混进那队人马中射箭,应当非常容易。

有观点说,晁盖中埋伏时,转过两个弯所遇到的那支伏军,有可能就是梁山人马。其实,宋江、吴用智商没那么低,如此机密行动,不肯能让这么多人参与。

史文恭也不会暗地里射箭杀死梁山头领,他与曾家五虎早就准备了陷车,决心要活捉梁山头领向朝廷邀功。因为,曾头市是金国人掌管的宋金贸易集市,需要朝廷的支持,他们与凌州相互救援,凌州被梁山打破,曾头市便扬言要给凌州报仇。所以,这一箭不会是史文恭所射,而是花荣扮做弓弩手暗藏在军中,射了晁盖一箭。

晁盖中的不是毒箭

晁盖中箭后,并没有中毒症状,在林冲拔箭、敷药时,晁盖才中毒而言语不得了。这一细节,施耐庵在书中写得清清楚楚。

晁盖在两个和尚的带领下,于二更天气到达了法华寺。按照和尚的建议,三更天气向曾头市进发。大概走了五里多路,也就是半个小时时间,晁盖中了埋伏。梁山人马夺路而走,也就是转过两个弯的功夫,晁盖中箭。在刘唐、白胜的保护下,晁盖尚能在马上逃命,并无中毒症状。

回到大营,当时已是天明。施耐庵交代,晁盖打曾头市是春暖时节,也就是阴历三月份左右,五月(阳历)立夏,春暖时节大概应当接近立夏了。所以,这个时候的天明十分,大概相当于早上六、七点钟。三更(3-5点钟)时分中箭,天明时拔箭,中箭至少过去了三、四个小时,难道一点中毒症状都没有?所以,晁盖中的不是毒箭。

林冲乘机下毒

拔箭、敷药的过程,书中也写得非常备细:

众头领且来看晁盖时,那枝箭正射在面颊上;急拔得箭出,血晕倒了。看那箭时,上有史文恭字,林冲叫取金枪药敷贴上,原来却是一枝药箭。晁盖中了箭毒,已自言语不得。

箭射在面颊上,正是花荣射雁的部位。但比较蹊跷的是,既然要置晁盖于死地,却没有射得很深,不用工具都能拔出来。试想,箭头是倒三角形的,如果射得很深是拔不出来的。所以,花荣射箭的距离有点远,而且做贼心虚,或者不忍下手,没有当场要了晁盖的命。但晁盖此时必须死,执行最后一击的就是豹子头林冲。

回过头来看拔箭的经过。我们且依照通行版本来分析这个过程:箭拔出来后,晁盖只是“血晕倒了”,倘若箭上有毒,难道就没有乌青、肿大的症状吗?

晁盖晕倒后,他人看到箭上有史文恭的名字,但是,大伙并没有看出这是一支药箭。林冲立即叫取来金枪药敷贴上,施耐庵在这里没有给句子断句,也没有在句子插入“军士”之类的他人敷贴金枪药,主语承前省略,敷药之人就是林冲。此时,箭变成了药箭,晁盖才中了箭毒。情况还不清楚吗?

晁盖之死大致如此,至于宋江、吴用、花荣、林冲等人为何要谋杀晁盖,施耐庵在花荣射雁的赞诗中讲得很清楚了,不再深入分析。而戴宗所起的作用,就是宋江暗地里派他到曾头市打探消息,带回来的都是激怒晁盖的话,根本就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情报。这是题外的话,也不多分析了。

宋江等人谋杀晁盖,嫁祸史文恭,目的就是为了夺取寨主之位,重新规划梁山势力,壮大梁山,获取与朝廷讨价还价的更大资本,达到招安的目的。


由用户长湖火凤凰提供的知识:

晁盖被毒箭射杀一事,一直是《水浒传》的一大悬案。晁盖明明被梁山上的孙立射杀,偏偏嫁祸史文恭,不能不说其中大有玄机。

一、晁盖亲征曾头市。攻打曾头市时,身为一把手的晁盖本不用自己亲自出战,但是听说了一段对自己非常不利的说法,就是段景住(绰号“金毛犬”)说,他偷到一匹好马,本来是要送给宋江作为上梁山的见面礼,当时有人纠正说应该是送给一把手晁盖当见面礼,而段景住却说,他从来只认识宋江,不认识晁盖。

段景住的说法,不难看出这是一个激战法。目的是让晁盖想办法表明自己才是梁山真正的领导者;而段景住说的话同时也暴露了晁盖的一个强劲的对手——宋江,人家说只听说宋江,没听说过晁盖,宋江在此处第一次借别人的口,说出自己胜过晁盖,要当梁山第一领导的想法,于是激起了晁盖的警觉,自己的领导地位受到严重威胁,所以决定领兵攻打曾头市。

二、晁盖中箭。晁盖不听劝阻,身边带上几名不多的亲信(多半是从黄泥岗劫生辰跟随自己上梁山的兄弟),准备“夜袭曾头市”。结果刚开始厮杀,黑暗中竟中了一枝毒箭。这里就要读者非常留心注意以下几点。

1、黑夜之中被人射中。古代既无红外线视野技术,也没有热成像技术,何以能够黑夜之中一箭命中晁盖要害?如果说是乱箭,则一箭命中晁盖要害的可能性实在太小,晁盖作为总指挥,不是急先锋,在人群中被射中要害,只会是身边的人所为。这是疑点之一;

2、毒箭。射箭之人担心晁盖中箭不死,于是用了枝毒箭。如果敌方黑夜之中受到攻击,放乱箭是有可能的,但用毒箭就不足以为信了(因为毒箭成本太高)。所以毒箭是谋划良久,专门为晁盖准备的。

3、史文恭本人在《水浒传》中喜欢使用的武器并不是弓箭,而是一柄长枪。而当晃盖中箭后,立即有人大喊“史文恭射杀晁天王”,无非想嫁祸给史文恭而已。史文恭本人在曾头市任武术教练,没见多少训练成果,本身还位置恐怕还坐不稳,黑夜乱战中突然有人说自己杀死了敌军主帅,史文恭正是求之不得,立即领了这份功劳,好回家领赏。

三、晁盖中箭之后。

1、身中毒箭的晁盖立即被众兄弟送回梁山,但是宋江、吴用等人只是将他安排在睡榻之上静养,派人一刻不离的照管,而并没有请大夫上梁山为晁盖治病,宋江等人每天按时慰问,以示安抚晁盖(实则做给梁山众人看而已),任由晃盖箭毒发作身亡。

2、晁盖此时已经明白自己中计,无示此时已无说话之处。不说,自己实属含冤而死;说出来,死得更快。晃盖也不是等闲之辈,他在临死前留下遗言“谁帮我报了仇,就让谁做来坐梁山老大。”这个遗言暗示了二个问题:

(1)如果晁盖是意外战死,那么让位给第二把手宋江就行,顺利完成权力交结,对自己无没有什么害处。晃盖没这样做,就说明自己的死是有问题的,希望引起大家的注意

(2)晁盖是被人害死的,那么如果不是宋江,他就应该传位给宋江,并临终嘱托,让宋江帮他报仇。明摆是该宋江接任他的位置,晁盖却不照套路说,证明晁盖已经明白谋杀自己的人就是宋江;至于由谁来执行暗杀任务,那已不重要,宋江手下很多人都足以完成暗杀任务,本来花荣是第一人选,但他与宋江走得太近,容易引起怀疑,安排孙立则安全得多。

四、晁盖死后。按理,晁盖死后宋江应该立即商议拿下曾头市为晁盖报仇,可是晁盖死后,宋江按兵不动,为什么?因为他自己是没法为晁盖报仇的,难道要他杀了自己吗?这不可能!杀了“替身”史文恭?他没这身本事。计划被打乱,宋江需要重新整理一个合理的计策来应对晁盖留给他的难题。

1、就宋江而言,只能选择对梁山众英雄隐瞒谋杀晁盖的事实,既然已经成功嫁祸给史文恭,那么现在只能朝这个思路发展。

2、 宋江本人是个文人,要亲自杀死史文恭谈何容易!梁山固然人才济济,“豹子头”林冲、“行者”武松、“花和尚”鲁智深等人,都足以单挑史文恭,但杀了史文恭之后,如何兑现晁盖的遗言“报我仇者任梁山之主”,宋江不能轻易让他们杀了史文恭,而让自己眼睁睁失去领导梁山的机会。

3、一直等到“玉麒麟”卢俊义出现,宋江觉得时机终于成熟了。把卢俊义骗上梁山,杀了史文恭,立即全体下跪,请卢俊义当梁山领袖。卢俊义此时一脸的茫然不知所措,不知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还是要杀了他,当然立即表示“万死不敢接受”,于是由吴用轻松提出解决方案:既然卢俊义杀了史文恭,而又不愿意做梁山之主,那么就让宋江代劳好了。梁山众好汉此时多半已完全被宋江、吴用各种套路收买,此时也就顺水推舟,呼吁让宋江当任梁山老大,宋江“谦让”再三也就坐上老大的宝座。

宋江派孙立暗杀了晁盖,成功嫁祸给史文恭,卢俊义上山杀了史文恭。至此,宋江摆脱桎梏,走上了向朝廷招安的道路。


(欢迎点评,欢迎转载,如果喜欢,请你点赞!)


由用户一览众河小提供的知识:

宋江杀晁盖的说法,早就有之,最出名的当属近代小说家程善之写的《残水浒》,这家伙看了水浒以后,估计对招安打方腊的结局十分不满意,于是从七十回之后开始自己编,一共编了十六章。在这里不仅有扈三娘痛杀李逵,还有最后关胜怒斥宋江,说他害死了晁盖,嫁祸史文恭,说的有理有据,宋江没法反驳,算是默认了。从此,宋江遭到众兄弟的一致唾弃。不得不说,《残水浒》中许多设定更符合近现代人的思维方式,在里面,梁山好汉都有了独立的思想和看法,像在原著中十分软弱的扈三娘、卢俊义,在里面都崛起了,像在原著里对宋江死心塌地的吴用,也有了自己的小九九。这样的设置确实有一定道理,也解决了很多人的疑惑,但是它写的太过现代,太过自我,把梁山好汉由草莽英雄变成了一群勾心斗角的奸诈之徒,总体立意不高。

整个来说,晁盖之死的确有暧昧的地方,但如果看《水浒传》全书,就会发现晁盖的死其实就是史文恭所为,不存在宋江杀害一说。而在当时的情形下,宋江也没有必要杀晁盖,晁盖活着,不但对宋江没什么威胁,反而可以稳定大后方,关键时刻出来顶包。那个时候要说形势,晁盖可能希望宋江死,宋江却没有必要杀晁盖。

自从宋江上山以后,晁盖就成了名义上的首领,实权就被宋江把控的死死的。为什么呢,从梁山发展就看的出来,梁山之上本来人员稀少,开始时候只有王伦、杜迁、宋万三个头领外加朱贵一个编外人员,后来有了林冲,再后来晁盖、吴用、公孙胜、刘唐、三阮、白胜一伙八人入伙,王伦被杀,这时候梁山上就一共有十二个头领。晁盖做了老大以后,相当一段日子里,梁山毫无发展,一直维持着原状。而宋江到来以后,他连着自己一下子带来了二十八位头领,梁山实力大增,而大部分人都是因为宋江关系来的梁山。

在这个时候,梁山上的局势已经很明显了,无论是名望还是人气方面,宋江都超过了晁盖。晁盖只有两条路,一个是主动让贤,另一个就是接着做老大,但是要做甩手大掌柜。晁盖虽然也跟宋江推让客气了一下,但是最终他还是选择自己当老大,但是呢,他并不甘心做一个甩手掌柜的。不过晁盖不甘心归不甘心,论起收拢人心。发展会员的手段来,晁盖是远远比不上宋江的,这主要跟人物个性有关。晁盖是高大威猛的直男,固然也仗义疏财,但是他不会说话,也不会自降身段与人深入交流,他帮助人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接受帮助的未必就真的领他情。宋江就不一样了,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地位,他第一次见面绝对是完全弯下腰全心全意的拜会,宋江的原则是见面就跪,离别就哭,人家一看大名鼎鼎的及时雨宋江对自己如此恭敬,自然心里很受用,也就心甘情愿的为他卖命。就比如上山以后,本来也有添人加丁的机会,像杨雄一伙三人上山,孙立并石勇一共十一人上山,这些机会晁盖是统统没有把握住,全都被宋江占去了。特别是对待杨雄他们的态度上,晁盖的做法实在不像是一个山头大王,更像是一个被道德礼仪绑架的学究,这样的人,真的成不了大事。

后来的局面就更不用说了,但凡是上山来的,说的都是看宋江的面子,无论是在梁山上还是整个江湖上,宋江的段位高出晁盖不止一层。宋江这个人内里怎样姑且不说,但是面子上的事情绝对做的非常到位。尽管宋江的实际地位已经远超晁盖,但是宋江面子上对晁盖依然是十分尊重的,一口一个哥哥的。这时候的晁盖如果有自知之明的话,他就应该安稳的做着这个老大的位子享福就好了,反正宋江在外面打生打死,名义上的权势还不都是晁盖的。但是晁盖偏偏不这么想,他觉得自己这个老大太失败了,次次都是宋江出风头,各位兄弟也都唯宋江马首是瞻,自己这样下去还有什么意思。所以,晁盖急了,打曾头市的时候死活要亲自出马,有一个地方特别能体现晁盖在宋江当权的这些日子里有多么的不甘和焦躁,他居然跟宋江说不是我要跟你争功这样的话来,晁盖已经有点气急败坏了。

从这也看的出来,晁盖的智商的确不足以做一个把控全局的人,无论是城府心机还是手段执行力,跟宋江比差距太大了。在山上这么久,权力一点都没有取得,靠着一次下山征战就有机会了吗,显然晁盖没有考虑到自身能力问题,他简单的把宋江的权力归结为宋江外出作战多。他也不想想,那当皇帝的有几个亲自打仗的,还不都是大权在握。晁盖的思想头脑都太简单了。

面对这样头脑简单的晁盖,宋江会放在心上吗,显然宋江不会。不过晁盖再头脑简单,再不济,他是名义上的老大,而且来梁山比自己更早,在山上总归还是有点心腹的。晁盖的存在正好可以稳定住少数的几个人,而且给众兄弟呈现出一副团结一心的气氛,这个大哥位子就让晁盖坐着呗。至于说招安这事,宋江已经把握住了,梁山上反对招安的人是极少数,坚决反对的一个没有,希望招安或者无所谓的人占了绝大多数,就算晁盖不愿意,凭借宋江三寸不烂之舌再加上哭功,说服晁盖也不是什么难事。这种情形下,杀了晁盖有什么好处?宋江杀晁盖,须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泄露出去,宋江的光辉形象轰然倒塌,要知道,其他都是小事,兄弟义气在梁山是最重要的,宋江为了一个完全可以掌控的晁盖去触碰底线,宋江才没有这么傻呢。

而且在卢俊义擒拿史文恭的时候,晁盖的魂魄也出现镇住了史文恭,更加坐实了是史文恭射死他这个事实。不过说实话,写晁盖之死这一段,的确稍微有点隐晦,如果施耐庵直接写到史文恭远远一箭射来,正中晁盖 ,也就没有后面这么多猜测了。


由用户画诗人生提供的知识:

这是个无头案,岁月匆匆千余年,众说纷云,谁能说得清。

不过,晁盖自从宋江上了梁山,大权旁落,威望日日调零,其心中的烦恼与担心日日见涨。需要一场大战证明本身能力,以拉陇和恐吓宋江的心腹,谁才是梁山的老大。

机会说来就来,盗马贼段景住前往北地买马,被曾头市打劫。又有民间童谣传唱。《扫荡梁山清水泊,剿除晁盖上东京,生擒及时雨,活捉智多星,曾家生五虎,天下尽闻名》。让晁盖心中大喜,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

于是,要显摆自己能力的时机就在眼前。但是,机会与危机相互相成,谁笑到最后也难说。晁盖下山,对宋江来说,也是一个大好时机,梁山的内斗在不知不觉展开。

立功心切的晁大老板点了二十个头领出征。

晁盖本身人就不多,手下真正的心腹能力有限,下山真是凶多吉少。但是不下山,早晚也得让宋江给收使,不如赌一把,万一立下大功,也许就能做真梁山的老大。

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但是,打仗不是儿戏,手下没有人怎么能打胜仗,于是,梁山的上无头案上演。

在那万军从中,没有自己的班底,四面接近于全是敌人,昆盖想不死,可能吗?

晁大老板死而荣归,至于是谁真正的凶手,只有天知地知宋江知。

还有那个杀人者也一定知道。






由用户用户牡丹梅花鑫森淼提供的知识:

我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晁盖中箭那一章,自始自终没有一个细节说明晁盖是宋江害死的,也不是林冲害死的。相反,宋江、吴用、公孙胜等人都劝晁盖不要出征曾头市,因为出征时,狂风吹折晁盖的认军旗,吴用说这是不祥之兆,但晁盖不听。晁盖带的人马有五千多人,头领有二十多人。

在冲杀中,林冲、呼延灼紧紧护住晁盖,生怕晁盖有闪失。

后来,来了一个和尚说要给晁盖带路,晁盖一听立马相信,吃过饭就连夜出发。林冲多次提醒晁盖,不能轻信,其中有诈。但晁盖不听,带了一半人马出发。林冲又提议晁盖在外接应,自己跟去,晁盖又不听。

晁盖等人被和尚带到路杂难行的地方,又是黑夜,晁盖中箭前,听见四下里金鼓齐鸣,喊声振地,一望都是火把。晁盖众将引军夺路而走,才转了两个弯,撞出一彪军马,当头乱箭射来。不期一箭,正中晁盖的脸上,倒撞下马来。在呼延灼、燕顺、刘唐、白胜等人的掩护下,杀出村,村口林冲接应。两军混战,直杀到天明,各自归寨。清点人数,去了一半,带去的二千五百多人只剩一千两三百人。

晁盖中箭,大家都没心思再战,都想归山,大家都在等宋江的将令,晚上曾家军马又追来,大家边打边回梁山泊,迎面看到戴宗传将令大家回山寨。清点人数,又去了五七百。

从这一段看,曾家军马非常彪悍,不仅晁盖中箭,梁山士兵死伤近半,可以说败得很惨。这种情况下,晁盖中箭为什么不能说是曾家军马射的箭呢?难道宋江和曾家军马配合得这么天衣无缝?

两军混战子弹不长眼,飞箭同样不长眼。就算是孙立射的箭,夜那么黑,他凭什么就那么准?晁盖这边并没有点火把,连马都摘掉铃铛。而且,夺路而逃时走的路线又不是预先安排好的。如果孙立跟在后面,这么多人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发现他?当时可是乱箭啊,无论哪一个人射出的箭都不可能是乱箭。只有大队人马射出的箭才叫乱箭。

晁盖中箭的部位是脸上,所以射箭的是晁盖的前方,不是后方。如果是自己人射的箭,在黑夜,路况又不熟悉的情况下,他是怎么绕到晁盖前面的?

那和尚突然不见了,说明他是奸细,他见过晁盖,所以他会把晁盖的样子描述给曾家军马这边听,和尚把晁盖他们带入了包围圈,这里又是他们的地盘,所以他们对地形非常熟悉,所以能很快找到晁盖。

晁盖如果能听劝,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宋江连做皇帝都不稀罕,他凭什么稀罕区区梁山首领?

非常奇怪,就算不喜欢宋江,抹黑他总要有根据,凭什么要给他强加罪名?

后面宋江率梁山大队攻打曾头市,梁山这边打死曾涂、曾索,曾家父亲害怕给宋江写降书,其中就有这么一句:“……向日天王率众到来,理合就当归附。奈何无端部卒施放冷箭,更兼夺马之罪,虽百口何辞!……”这里曾父亲口承认晁盖是曾家军马放箭。

后面攻打曾头市,宋江的表现,更证明他的清白。杀史文恭祭晁盖时,史文恭没有半句厌言,没有半句辩解。如果不是他放箭,他为什么不辩解?卢俊义、林冲是他的师兄弟。如果史文恭冤枉,卢俊义、林冲怎么可能会坐视不理?

宋江退让,大家都拥戴宋江。


由用户虫仔爱老钱提供的知识:

今天题主这里甚是热闹,看到很多水浒忠粉老铁们都在这里俺也报个到,俺来一、继续为病尉迟鸣不平,孙提辖够倒霉了本是天罡身被排挤到了地煞群也就罢了现在又成了谋害晁天王的疑凶,您说孙提神招谁惹谁了;二、为花荣、林教头洗祛冤屈,我觉的不可能是花荣而林教头更不会去做这种龌鹾的勾当。

我坚持认为这个事就是孝义黑三郎同呼延灼韩滔彭玘四人合谋干的,吴用应该是有所察觉但默许躲开了,适时呼延灼跟晁盖去打曾头市花荣韩滔彭玘都留在了山寨,花荣虽是黑三郎死党也确实没少干恶事但这次如果是花荣私自下山凭他的位置与山上的影响目标太过明显,而韩滔则不同他私自离开有彭玘可以给他打马虎眼,大家伙再看看晁盖中箭后林冲要退军这时候呼延灼跳出来的表现,再看看韩滔之死,被高可立一箭射下马,中的位置是哪?!?!?!巧合吗?!?!?!应该是报应吧。

下面说说我的具体分析:

先扯段跟这个问题看似没有关联的情节,就是梁山上两位脾气秉性形象气质都相仿的天罡星之间的打斗→秦明对索超,一场势均力敌颇为精彩的单挑交锋,看原著:“这个是北京上将,姓索,名超,因为此人性急,人皆呼他为急先锋,出到阵前,高声喝道:“你这厮是朝廷命官,国家有何负你?你好人不做,却去落草为贼!我今拿住你时,碎尸万段,死有余辜。”这个秦明,又是一个性急的人,听了这话,正是炉中添炭,火上浇油,拍马向前,抡狼牙棍直奔将来。索超纵马,直挺秦明。二匹劣马相交,两般军器并举,众军呐喊。斗过二十余合,不分胜败。宋江军中先锋队里转过韩滔,就马上拈弓搭箭,觑的索超较亲,飕地只一箭,正中索超左臂,撇了大斧,回马望本阵便走…”,索超如果不是挨了韩滔那一“稳准狠”的一箭不至于后来跟关胜十合就斧怯,当然关于关胜索超一役的认知历来分两派,我属于挺急先锋派这里就不多做表述。通过这段情节想要表明的就是韩滔的箭法相当厉害,施老爷子前面有过交待百胜将可是应过武举的人物,朝廷的武举那是要有真才实学而且马上步下兵器弓箭样样都能拿的起放的下才行。

随着自己岁数的增长水浒越是品读的细越觉得韩滔这个人物不简单,不知为什么也记不住从何时起我开始隐约的觉得射晁天王的就是他,到现在一直没有改变而且对百胜将的怀疑度也是愈发的浓烈,再参考晁盖中箭后林冲急着撤回梁山可是却被呼延灼挡住了不让撤非要等宋江的命令到达才可以…

对于水涨船高的呼延灼就是朝廷在梁山泊最大卧底这一说法我是持认同观点的,准武举出身的韩滔累代将门之后的彭玘作为呼延灼的心腹他们是最希望联合宋江一起尽早实现诏安的,那么借机除掉诏安路上最大的拦路虎晁盖就成了上梁山后的呼韩彭与孝义黑三郎合谋为朝廷必做的一堂重要课程。

百胜将的结局→且看原著写绘:

金节战住韩滔,许定战住彭玘,四将又斗,五队儿在阵前厮杀。原来金节素有归降大宋之心,故意要本队阵乱,略斗数合,拨回马望本阵先走,韩滔乘势追将去。南军阵上高可立,看见金节被韩滔追赶得紧急,取雕弓,搭上硬箭,满满地拽开,飕的一箭,把韩滔面颊上射着,倒撞下马来。

看官听说,这算不算报应呢?!亦或是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由用户春日之虎提供的知识:

宋江对晁盖有无不满呢,答案是有的。宋江对晁盖的不满主要体现在梁山英雄何去何从上,宋江思想的中心是“忠”,而晁盖思想的中心是“义”。这一点可以从晁盖死后,宋江将“聚义厅”改为“忠义堂”的行为中看出,晁盖在世时梁山泊的议事中心叫“聚义厅”,而宋江成为老大后,改名“忠义堂”。宋江主张“招安”,而晁盖并无“招安”之意。由于方向的不同,所以宋江对晁盖这位大哥是不满的。

但宋江是个善于审时度势的人,即便是再黑厚,如果采用喑杀的办法除去晁盖,纸里包不住火,势必造成梁山兄弟分裂,甚至会发生火并,这样会坏了大事。

宋江是不会采用暗杀的办法除掉晁盖的。宋江所采取的办法是“架空晁盖”,以便使自己成为梁山的的真正主宰者,迫使晁盖就范。于是每临立功之时,总爱说,哥哥仍山寨之主,不可轻举妄动,小弟愿替兄前往。

因而说关于宋江指使孙立射死晁盖,并嫁祸史文恭之说,简直是无稽之谈。

晁盖死的时候,梁山水泊仍处于发展时期,此时须笼络人心,聚天下英杰方成大事,如果宋江此时设计害死晁盖,定会造成梁山分裂,宋江不是王伦,不似王伦鼠目寸光,只想做个山大王,宋江有远大的想法,因而决不会此时去暗杀晁盖的。



由用户把盏常聊提供的知识:

上回拒绝回答了一个,且明确提出了“拒绝回答”,并注明了理由。后又删了,还是回答了,有兴趣者可往前看:“典韦在《水浒传》中是什么水平”。只是在回答中嘲讽了一下。

这回我不想嘲讽了,还是直来直去的劝提问者哪凉快儿哪待会儿去吧!只要你能找出孙立射死晁盖的蛛丝马迹,老衲立马回答!否则~~~劝你还是一个月别吃早点,攒两钱儿买套《水浒传》的小人书,认真的看几遍,再出来提问好吗?

现如今,专有这么一帮子人,装傻充愣的提出一些个“风马牛不相及”的狗屁问题来,居心何在?不外乎是想引起别人的注意,给自己增加点阅读量。对此,俺说一句:你累不累呀?与其这样,倒不如下点儿工夫,读几本书,大大方方、坦坦然然的做回人行吗?

今儿给你一百万,让你干嘛干嘛。明儿给你一千万,让你抄一遍《新华字典》,后儿又妄想以头条的名义送你一辆车,让你旅游全国你愿意吗?你们提这些问题的时候想过没有?这不无聊吗?如果明知无聊还要提,是不是很无耻呀?不是我小看你们,你们见过一百万吗?更甭说是一千万了!你们要是有种,甭百万千万的,拿出一百块来出个提问,谁答的好给谁,行吗?敢吗?如此的话也让俺也佩服你们一回!

今日头条,是一个不错的网络平台,悟空问答也是一心希望能够找到一些有点儿水平的问、答者,可美中不足的,就是让你们这些个不学无术、哗众取宠、既没本事、又无学识、还梦想着一夜成名的无耻之徒给挺好的一个平台搅了局了!

对不起,话可能重了点儿,俺可以给你们赔个不是。俗话说:响鼓不用重锤,但愿提这些个问题的人是个响鼓,行吗?没了~

谢邀请,回答完毕!






由用户纯钧LHGR提供的知识:

危言耸听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即便不会被追究责任,造这样的谣有什么意义?

晁盖意欲出兵攻打曾头市,宋江原本是让晁盖坐镇梁山,自己出征。倘若晁盖听宋江的劝,根本不会发生中箭的事。

曾头市两个和尚来诈降带路,林冲又劝晁盖坐镇,自己领兵去劫寨,晁盖还是不听,领军出征,最终中了埋伏,【撞出一彪军马,当头乱箭射将来,不期一箭正中晁盖脸上】,再一看,箭身上有曾头市教师史文恭的名字。

关于晁盖曾头市中箭,原著描述仅此而已。且不说没特别提到病尉迟孙立,宋江更是根本未下梁山,何来指使孙立射杀晁盖一说?

这种毫无根据的阴谋论,到底是怎样的逻辑才能说得出来的?

另外,就算宋江指使人暗害晁盖,也没理由找孙立。整部书里,地勇星都没展示过他有什么过人的箭术,或者说,这人可能根本不擅长射箭,毕竟他诨号的来源尉迟敬德就不是什么使箭的行家。

说句对不住孙立的话,他那个箭术,很可能晁盖站在那让他射,他反倒把别人射伤,大概也就这么个水平。让他三更半夜摸黑狙击别人,实在是赶鸭子上架了。

更何况,就算宋江真的有那么腹黑,孙立可是个忠厚人,怎么可能做得出这种事呢。


由用户西堤君提供的知识:

宋江指使孙立或者花荣射死晁盖是典型的阴谋论,现代的人没事就喜欢琢磨点不一样的东西,把在一些地方看过的阴谋论和厚黑学生搬硬套进某件事,牵强附会,不这么干不能显示自己的特立独行啊,不能显出自己的聪明。

这是在网上,你如果在公司天天跟别人用阴谋论分析公司事情,别人当你是神经质,不是天才,醒醒吧,别没事瞎臆想。

宋江和晁盖确实有些矛盾,但是宋江没有想杀晁盖

宋江和晁盖的矛盾来源于哪里,大家别受电视剧误导,并不在招安上。

以前的文学作品思想都是反贪官不反皇帝,水浒传也落了窠臼。

阮氏兄弟曾经唱过歌,说杀尽贪官污吏,报答赵官家,杀死何涛,献给赵王君,如果晁盖不喜欢招安,他们不会这么唱。

王伦当家的时候,梁山中人滥杀无辜,晁盖当了家,就吩咐手下的人以后只能谋财,不可害命,晁盖做人是有底线的,如果不是生辰纲的事泄露,他还悠哉游哉的当着保正呢,他并不反感朝廷。

宋江上山后也提过招安的事,晁盖没有表现出反对。

事实上书里就没写宋江和晁盖有矛盾,但是我们还是能看出端倪的。

那就是宋江名气太大,掩盖了晁盖的光芒。

晁盖好歹是山寨之主,结果江湖上的人只认识宋江,不知道晁盖,每次有心人上山都说是冲着宋江的名头,人都是爱慕虚荣的,晁盖让人冷落了心里能是滋味?

段景柱偷个马都要送给宋江,没提晁盖的事。

宋江回了山寨肯定不会说,段景柱送我的马被人抢了,哥哥替我做主,他是有眼里界的,他只会说曾头市抢了梁山的马。

晁盖先是派戴宗出去打听,戴宗回来就告诉晁盖,说曾头市夸下海口,要活捉晁盖,这才恼了晁盖,非要亲自下山去给曾头市点颜色瞧瞧。

晁盖亲自出马,宋江此时的反应是事什么?书里用的是“苦谏”,晁盖没听罢了,出征的时候晁盖的旗子断了,宋江和吴用又极力劝阻,宋江如果真想借刀杀人,完全可以不管不顾,给晁盖说些祝哥哥旗开得胜之类的客套话,非拦着不让干嘛,万一晁盖就坡下驴,真不去了,宋江岂不是弄巧成拙。

还有一件被过度的解读的事就是林冲出卖鲁智深的事

鲁智深和林冲之间有嫌隙,现代的人常这么说,证据在哪里?

那就是鲁智深后来不管林冲叫兄弟了。

事实上原著里鲁智深从来都管林冲叫教头,何来改称呼一说。

鲁智深也是直来直去的人,如果林冲有哪里让他不满,他绝对会说出来,李忠和周通的不爽里他都念叨过不止一次。

林冲在野猪林说了句“这个直得甚么?相国寺一株柳树,连根也拔将出来”,则被认定成出卖鲁智深的证据。

他出卖鲁智深干什么,难道高俅还能因为这个免了他的罪不成?

最多就是林冲说话不过脑子,不知道人心险恶,林冲看到鲁智深在董超,薛霸面前那么威风,让他有种自豪的感觉,有这种朋友自己面目有光,这和我们现在吹自己和某某名人合照或者认识是一个道理,显得自己牛啊。

如果林冲是个文人,不惜好武功,那看到鲁智深的武艺也不会长生多少共鸣,多半也不会吹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的事/


由用户是龙就上天提供的知识:

此问的确不敢妄答,孙立怎样射中晁盖之箭,背景是什么?立如此大“功”,为何进不了天罡?而是地煞第三,,诚然,头条中可以罗列个人观点,没有佐证,一句没凭没据的问答,谁能应答?

头条作品中,条友之间论证不一,观点不同,这十分正常,双方之间互相探讨,会收获更多知识。但有个别条友,对别人辛勤作品毫不尊重,粗言相向,用鄙视的文字对待对方,建议头条官方,为了净化头条,清除这些害群之马。

请注意:本内容来自悟空问答,版权归悟空问答所有,本网旨在传播知识,不代表本网赞同以上意见,如有任何问题请与本网联系!

根据您访问的内容,您可能还对以下内容感兴趣,希望对您有帮助:

水浒传中晁盖的死疑点重重,我们看到的是史文恭用...

答:主要是因为宋江这个人的权力欲望比较大而且和晁盖不同晁盖这个人一方面想对抗宋朝一方面又不大权独揽而宋江一方面想朝廷招安一方面又想独揽梁山大权不过如果宋江暗杀晁盖估计不会拍花荣孙立等人可能会派自己的亲兵去干

声明:以上内容由用户提供,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如有任何不妥,请与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联系:513175919@qq.com

标签 :晁盖  文化  孙立  宋江  

www.book1234.com true http://www.book1234.com/w/ttkjjk/yjrkfkrxzrkfwxwfjts.html report 28195
娱乐时尚
科技资讯
历史文化
真视界
旅游美食
精彩图文
我爱我车
母婴健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手机版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2018 book123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布客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4436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102号